029-84585305

联系我们

电话:029-84585305
邮箱:3097949356@qq.com
手机:13379208359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丰镐西路隆基大厦182号24层

市场动态

上市仅四年 瀑布式降价背后 企业经历了什么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7-27 15:32
        医保谈判和国家集采的价格双杀,恒瑞、天晴、齐鲁等国产天团的围剿下,这个上市四年就冲击了近8亿销售额的产品或将体验一把中国式“过山车”。
 
  继续挖掘经历医保谈判与国家集采价格双杀的品种!
 
  7月8日,E药经理人介绍了辉瑞于2017年获批的托法替布,这一产品获批两年后通过医保谈判进入了医保目录,在当时速度是比较快的,但仅仅一年之后,托法替布就被纳入了第三批国家集采的报量目录,如无悬念,今年将与仿制药迎来一场价格厮杀。
 
  事实上,上市短期内就相继经历国谈和国采的品种不多,医保谈判后,企业通过大幅降价寻求放量效应,但如若短期内再经历一场与仿制药竞技的国家集采,将对其拓展市场和迅速放量造成阻碍。
 
  而醋酸阿比特龙就遭遇了这种尴尬。2016年上市销售,2017年医保谈判,2019年录得近8亿销售但纳入了国家集采,2020年又杀出一个“程咬金”,可谓“一出好戏”。
 
  35亿美金产品
 
  阿比特龙原研属强生公司,其最早在2011年由FDA批准上市,2015年获国家药监局批准,与泼尼松联用治疗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(mCRPC)患者,随后在2016年初正式上市销售。近两年在前列腺癌领域仍有新适应证获得批准。
 
  在全球市场,阿比特龙属于重磅炸弹级品种。2011年上市后,第二年的销售额就接近10亿美元,紧接着在2014年达到20亿美元,2018年由于欧洲市场爆发,达到35亿美元的销售峰值。随后由于专利到期等因素影响,2019年下滑至27.95亿美元,但根据汤森路透的预计,未来几年阿比特龙仍然能够保持20亿美金左右的销售额。
 
  而在中国市场,阿比特龙2016年以前列腺癌新药上市,定价在3.7万元/瓶(250mg,120片/瓶),当年的这个价格下并没有出现爆发式增长。2017年7月,通过医保谈判,阿比特龙降价至约1.7万元/瓶,进入了国家医保目录乙类范围。得到支付方支持后,阿比特龙迎来高速增长,2018年样本城市公立医院数据显示,阿比特龙销售3.24亿元,较2017年增长607%。
 
  相较于在美国市场遭遇专利悬崖而负增长,在中国市场阿比特龙刚刚开始放量。
 
  到了2019年,中国医院药品信息(China Pharm Trust,CPT)采样医院数据库显示,阿比特龙片原研在中国医院内共计销售4.72万瓶,零售价为人民币1.62万元/瓶,,全年销售额共计人民币7.69亿元。这一年,在中国实现两位数增长的同时,阿比特龙的全球市场出现了20%的负增长。
 
  但这时集采的先兆已经出现:销售额暴增,仿制药获批。2019年7月,恒瑞和正大天晴的阿比特龙仿制药相继以新四类获批上市,江西青峰也临门获批,这一市场瞬间变得拥挤,仿制药也以1.2万元左右的价格在集采之前进入医院。尽管如此,阿比特龙原研在2019年仍然交出了一份亮眼的好成绩。
 
  好景不长,2019年国家公布第二批集采目录,阿比特龙赫然出现在了目录中,而这时,距离其医保谈判降价54%刚好两年。
 
  瀑布式降价
 
  “1+3”的格局也在国家集采前正式成立,这意味着有一家会无缘集采,价格和市场格局将重构,专利悬崖将显现。
 
  相关报道显示,2020年1月的集采现场,原研强生选择了弃标。江西青峰、恒瑞和正大天晴则分别以4296元/瓶、3828元/瓶、2800元/瓶的价格中选。阿比特龙在上市四年后,最低价已经达到原研上市之初的7.6%的水平。
 
  但强生显然不会放弃院内市场。在大范围疫情过后,近期各个省市都在要求第二批国家集采未中选产品降价到位,否则将采取暂停或取消挂网的措施。今年五六月起,强生应声降价,陆续在各省市依据相关规定将价格由约1.63万元/瓶降至1.3万元/瓶,降幅20%,从而维持在各省市的挂网资格。
 
  相对于仿制药打出2-3折的价格,原研显得较为昂贵。但目前政策对未中选产品仍留有了一定的空间,那就是医保支付标准。
 
  例如,率先对第二批国家集采品种的支付标准作出规定的江西省规定:非中选药品2019年年中价格为中选价格2倍以上的,2019年采购周期内,按原价格下调35%作为医保支付标准,并在2020年或2021年调整到已中选药品价格为医保支付标准。
 
  而国家局的规定为2019年按原价格下调不低于30%为支付标准,并在2020年或2021年调整到以中选药品价格为支付标准。目前绝大多省份已就国家集采品种的医保支付标准调整问题发文,各省不同之处主要在于推行力度与时限要求,但是基本遵从2021年这个最晚的时限要求。
 
  因而强生还有两年的时间红利。阿比特龙原研的价格明显符合上述要求,属于采购价与中选价差异较大的品种,因而遵循“循序渐进、分类指导”的原则,渐进调整医保支付标准,强生还有两年的时间差可以享受较高的医保支付标准,因而最终患者在医院购买药品时,报销后原研与仿制的价格差距会有一定的缩小。
 
  但就在这时,曾在二轮集采中杀出大量超低价的齐鲁制药杀了出来。今年6月29日,齐鲁宣布其阿比特龙以新四类获批,定价1998元/瓶,再次击穿了这个品种的价格底线。
 
  相对于二批集采中最低的正大天晴,这是一个6折价格,而对于降价后的原研,也只有其15%的水平,于2016年阿比特龙在中国上市之初而言,已经砍去了近95%。四年的时间,中国患者见证了一个品种从3.7万到1998元的瀑布式降价(报销后将不足千元)。
 
  阿比特龙在中国上市短短4年,冲击近8亿销量之后,在医保谈判、国家集采和国产天团的合力之下,坐了一把过山车,刚刚实现的3位数增长或将迅速回落,销售峰值或许也将被定格在7.69亿元。
 
  齐鲁制药在上市之时,为此专门细算了一笔账:原研一年卖出4.72万瓶,录得近8亿销售,背后医保资金约支付4.6亿元,如果采用其1998元的定价,医保资金支付约0.57亿元,节约4亿元医保基金。面对国产天团的价格围剿,阿比特龙这一产品的市场容量未来或许不再有大变,而其他准备入局者在无优势的情况下也只能望而却步,原研和国产天团锁定了玩家资格。
 
  专利悬崖和国家集采的效应就是如此突然而猛烈。

二维码
电话:029-84585305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丰镐西路隆基大厦182号24层
Copyright © 2014-2028 陕西海王盘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--- 网站地图